你的位置:首页 >> 理论学习与思想教育 >> 正文

    反腐败要有战略定力
    来源: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日期:2014-9-11


    黄红平 吴世丽

      党的十八大以来,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,吹响“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”的反腐冲锋号,坚持“虎蝇齐打”,在不到两年时间内,上至权力中枢,下至基层组织,约20余万官员落马。从实际效果看,这场反腐败风暴形成“中央高度重视、百姓高度关注、贪官高度紧张”的新气象,不仅创造了实现“干部清正、政府清廉、政治清明”美好愿景的廉政拐点,而且彰显了执政党反腐倡廉的主动性、自觉性和坚定性,有助于凝聚人心、提振士气,坚定人们的中国特色反腐倡廉道路自信。然而,对于党领导开展的这一正义斗争,国内外都有不协调的杂音,甚至是无端的质疑。为此,有必要从理论上对这些困扰当前反腐败斗争的错误认识作出回应。

      第一,权力斗争论。近日有海外媒体对中国反腐败斗争说三道四。权力斗争论就是这些耸人听闻的观点中较为蛊惑人心的一例。他们想象力丰富,牵强地将当前中国反腐败斗争与“大规模的政治清洗”挂上钩,甚至“善意劝告”:如果持续下去,就会“像18世纪的法国那样带来不堪设想的后果:革命最终吞噬了自己”。这种观点颇具轰动效应,却是站不住脚的。事实上,反对腐败、建设廉洁政治是党一贯坚持的鲜明政治立场。早在大革命时期,中共中央针对党内存在的极少数贪污腐化现象,就颁布了《关于坚决清洗贪污腐化分子的通告》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为防止重蹈李自成覆辙,中央决定判处大贪污犯刘青山、张子善死刑。改革开放尤其是十八大以来,党出于对邓小平同志所言“不惩治腐败,特别是党内的高层的腐败现象,确实有失败的危险”的深刻认识,立案审查了包括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周永康在内的一大批腐败高官。这种前所未有的非选择性反腐是党一以贯之的自净行为,而不是权力斗争。它鲜明地表明党惩治腐败的零容忍态度,不论什么人、职务多高,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厉惩处决不是空话。

      第二,拖累经济论。自20世纪60年代美国政治学家亨廷顿提出腐败“润滑剂”理论后,社会上就有一种论调认为,反腐败斗争不利于经济发展。从表象出发,这种错误观点在国际上尤其是当前中国社会颇有市场。煞有其事的是,前不久有国外研究报告称,当前的反腐败斗争将“至少导致今年中国经济增长减少0.6至1.5个百分点”,“损失可能会有1350亿美元,接近孟加拉国的经济规模”。在国内,有人与之唱和,将当前中国反腐败斗争与经济发展对立起来,认为“反腐败力度过大影响发展”、“查办腐败案件影响发展环境”。这是一种完全错误和极端有害的论调。从短期看,当前中国的反腐败斗争确实可能会影响到实体经济某些特殊方面,比如官员的公款消费会大幅下降,畸形的奢侈品销售额遭受重大冲击,那些通过不正当手段取得的投资项目会相应减少等。问题是,这些靠腐败支撑的经济发展和繁荣,决非是健康的经济体所应有的东西。作为一种主动式的改革方式,当前中国的反腐败斗争将有助于改善经济结构和完善市场体制,营造出更加公平的发展环境。

      第三,运动过头论。对于当前中国反腐败斗争,最初有人认为,这是一场反腐败运动,不会持续很久,琢磨着“这阵风什么时候过去”。但随着十八大以来反腐败风暴以排山倒海、摧枯拉朽之势愈刮愈猛,有人发起了“慈悲”,表现出别样的“焦虑”,认为当前的反腐败斗争“搞过了头”。最能反映这种错误论调的典型事例,莫过于社会上有干部感叹“官不聊生”。在中国,当干部尽管不可能像有些商人那样发大财,但却有着固定职业、稳定收入、良好的社会保障和福利待遇,何至于到那般地步?实际上,感叹“官不聊生”的背后,对应着以往“为官太易”的扭曲,反映某些干部价值观的错位,多少显得矫情。古语曰:在官惟明,莅事惟平,立身惟清。作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,干部始终保持清正廉明,既是严格遵守从政行为规范的基本要求,也是自身角色必须担当的政治本色。当前有干部感叹“官不聊生”是个好迹象,说明随着作风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深入推进,官员“痛苦”指数飙升,一些人不能像以前那样可以为所欲为、以权谋私了,群众期盼更高、从政标准更严、肩上担子更重、承担压力更大。

      当前中国正处于腐败与反腐败两军对垒、呈“胶着状态”的战略相持阶段。作为决定着反腐败胜负的过渡期,这“将是中国很痛苦的时期”,也是反腐倡廉建设的敏感期。在此阶段,由于传统廉政理论的解释力不足,人们对反腐倡廉问题的看法不一定基于对事实的客观判断,反而可能更多地体现为个人感性认识或切身利益诉求。在这样的廉政生态下,带有意识形态偏见或特殊利益诉求的群体甚至个人,可能会根据自己的偏好为腐败制定价值判断标准,并根据自身感性判断来代替合理的反腐议程。因此,出现各种奇谈怪论自然不是什么怪事。

      当前中国掀起反腐败风暴的重要价值不在于惩治了多少贪官,而在于重建执政党政治生态和治理结构,打开反腐败战略机遇期的窗口。在此意义上,当前中国反腐败斗争必须保持战略定力,“要熬得过这段艰难的路程”,不被各种别有用心的危言所惑,“宜将剩勇追穷寇,不可沽名学霸王”,将反腐败斗争坚决进行到底。

      (作者单位:南通大学政治学院、南通廉政研究中心)